邓滨
梁宁谈《时间的朋友》跨年演讲主题:从小趋势看得到演化之路
来源:孔小姐     发布时间: 2019-08-29      浏览次数:446

字号: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引言  距离罗振宇2018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,不到两周。  两个月前,中国商业演化观察者梁宁,以跨年演讲策划人的身份,跟罗胖长聊了四个小时——  “寒冬是周期的界线,也是新一轮增长的发端。在这个界线上,个体如何生存、如何增长?”  对于这个问题,罗胖提出了“小趋势”,因为这是个体有所作为的起点;梁宁提出了“非共识”,创新就是要打破原有的共识,将非共识里的小趋势变成个体和企业下一次跃迁的发端。  这篇文章,与你分享梁宁对于今年跨年演讲的主题“小趋势”的独特理解。  1  这场聊天里,罗胖的高频词是“小趋势”,我的高频词是“非共识”。  “非共识”这个词,是这半年来我自己经常琢磨,也经常拿来与人交流的一个词。因为创新的本质,就是做“非共识”的事。已经是大众共识的事物,没什么创新可言。  然而人们口口声声说“创新”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心理准备去接纳“非共识”。  创新的压力,很大程度是“非共识”的压力。  因为你做的,不是共识。所以大多数人不能相信你。于是大家会很自然地,等着看创新者的笑话,等他失败,以验证当下的共识是对的,共识是安全的,再次确认自己当前的道路是正确的。  创新的道路,就是非共识的道路,就是在怀疑与争议中前行的路。  罗辑思维这家公司,从2013年到2016年,不断引发炸裂般的江湖征讨,其实就是因为,他们不断挑战当下媒体、知识界的共识。  “斯文扫地啊,知识分子怎么能卖月饼?”  “文章都是免费的,怎么能收费?”  知识服务、音频课程、把经典名著拆解为半小时左右的音频解读版本、跨年演讲、得到大学……几乎每一步都在非共识的压力与争议里。  所以为什么有的企业4年不变,10年不变?  因为大多企业家说拥抱创新,其实只是叶公好龙而已。  2  非共识,是创新的本质,却恰恰也是企业创业的难点。因为一个企业打造执行力,首先是打造企业共识。共识度越高,执行摩擦越少。  执行力越强的组织,管理共识的能力越强。整个组织对非共识的压制与排异就越本能、越彻底。  所以,为什么联想和京东很难创新?因为这两个企业的执行力太强了,可以推论为组织管理共识的能力太强了!  此外,我们日日浸染其中的中国文化的本身,就对“非共识”有极高的警惕。  不管是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的古训,还是“要乖”“听话才是好学生”的幼儿教育。一切都是把“守既定规矩”“不要打破传统”“不要挑战共识”内化为我们生存的本能。  今天人人都在谈创新,使“创新”这个概念词,成为一个遥远的共识。  这个词被一遍一遍地说起,听上去很好,很正确。但是,一旦在切实的生活、工作中,让人们面对非共识的具体选择,或者挑战,让他们投入自己的资源,下注给一件非共识的具体事情,大多人会本能地畏惧、犹豫或者厌恶。  大众不会拥抱创新,如同叶公不爱真龙。  3  所以在《创新者的窘境》那本书里,克里斯坦森专门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:大企业应该用独立的小机构,来做创新的事情——让小机构去利用小机遇。  让这些小机构生存在组织的边缘,利用大企业看不上的小机遇,也许弱弱地活着,也许弱弱地死了,也许会成为这个企业下一次跃迁的发端。  但是如果没有这些组织边缘的,相对独立小机构,去容纳非共识,去尝试,去实验,这个企业就没有未来。  就好像罗辑思维这家公司,每年都会做的无数新实验。有些成了,成为了之后的主体业务;有些折了,罗胖一笑,继续实验。  我问罗胖,为什么你做的事,频繁冒犯当下的共识,总是引发炸裂般的批评与讨伐,而你们却能如此坚信、不怀疑、不恐惧?  罗胖的回答非常有趣,也值得借鉴。  他说,不论遇到什么样的舆论反应,如果两件事他确认,他就绝不恐惧。  第一,他知道自己在母体里。  第二,他感受到,自己踩到了“小趋势”。  4  什么叫“知道自己在母体里”,罗胖的说法很有意思。  罗胖看到人类的文明像千层糕一样,是一代又一代迭加的。一代人的创新,会成为下一代人的基础设施。  比如,仓颉造字在当时是创新,然后成为之后几千年中国人沟通的基础设施。  所以罗胖的心法,就是不看当下这一层,努力往下走,回到本源去,回到文明母体,回到本来面目。  罗胖说:  “以前我们总是说,我看的比你高一层,现在我倒是希望看的比你低一层。  就是放开当下的常识,回到一个最深层的常识。回到原来的文明的最深的结构上,回到文明初始的母体中。  比如知识服务,很多人觉得知识等于信息,互联网时代,信息免费天经地义。这是当下这一层我们的看法。  但你往下看,不用多看,看两千年,孔子开学校的时候,是要收腊肉的。孔子需要学生用实际的付出所代表的诚意。”  5  但如果只是有收束脩的孔子做心理依靠,去对抗当下共识,这肯定是不够的。  真正支撑罗胖信心的,让他敢于坚持,敢于加大投注的,是刚才说到的第二条——他感受到了“小趋势”。  大趋势,比如移动互联网,够大够广普,整个人类社会都需要。但对于非常小的个体,它的小环境比大趋势对它的影响还要直接。  比如一盆放在屋子里的花,主人对它的关注和投入(小环境),比窗外的四季(大趋势)影响要大得多。  小个体更要关注自己小环境发生的变化,同时要区别,什么是现象,什么是本质,什么是趋势。  罗胖自己说:  “在创业的过程中,我有一个心法,一件事先试一个最小的,然后你一旦发现,这事怎么一推出来,就有人觉得好,就有人过来想合作,就有人想帮你,那就赶紧干,它符合那个好事要翻一番的网络复利效应。  这个复利,暂时他放不到你的报表里来,因为他不是商业意义上的合作者,但已经是社会意义上的合作者和符号意义上的合作者。  这是势能的变化。  所以这个阶段,就是你踩到了小趋势的这个阶段,媒体或者竞争伙伴从业务现状和财务数据都看不到你的变化,但是我们自己知道,变化发生了。”  所以,当罗胖做一系列“非共识”的事情,不断冒犯共识,捅舆论的马蜂窝,并且从市场取得商业回报并没有那么清晰的时候,他的团队还有定力坚持下去,是因为大家看到了自己影响力的放大,社会势能的跃迁,他们知道自己踩到了不为公众所知的小趋势。  6  又到了一年一度,罗胖将要跨年演讲的时刻。  2018年怎么讲,坦言说,我真替罗胖捏把汗。这一年,实在太不好讲了。事情太多,直到现在不到两周就结束的时候,上帝还在为这一年加戏。  不过对于他要谈的主题“小趋势”,我倒是相信他有独特体感。  从2012年优酷视频节目《罗辑思维》,变成2018年的知识服务应用得到App,罗振宇当然是借助了 “移动互联网”“知识付费”两个大趋势,但是这中间的一年年,一次次的蜕变演化,绝对不是靠着这两个大词就可以指引或者支撑。  在这一次次选择里,让罗胖眼睛一亮,确认“就是它”的,是“成型之后、爆发之前、意料之中、视野之外”的“小趋势”。  他们内心的笃定感,在这一个一个小趋势里,不是引导他们走向遥远的未知,而是不断回到母体,抵近这个世界本来面目。  所以也很期待,这个7年来,以认知为交付,以信用为资产的人,如何在这无比纷繁复杂的2018年年末,用什么样的内容和认知,带大家一起跨入2019年。  期待罗胖会谈谈,他踩到过的“小趋势”,他怎么确认,这是一个现象,还是一个趋势。  期待罗胖会谈谈,他还看到了哪些小趋势,也许可以帮到寒冬里,正在找方向的人。  7  大自然的规律,寒冬是周期的界线,也是新一轮增长的发端。  大多草撑不过冬天,这是大自然吐故纳新的机制。  但如果蓖麻有脚,它会选择去南方。作为不耐寒植物,零度是它的大限。因此,蓖麻在北方是一年生草本植物,而到了南方就成为多年生植物。  草都可以改变命运,人怎么可以被困在思维的冬天?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 HN666)

  • 相关内容: